诗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8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在特朗普的内阁,你只能用奴性忍受屈辱

[复制链接]
阿童木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1bruniWeb-articleLarge.jpg

在今年6月的一次会议上,特朗普总统在听他的内阁成员的赞美。 Doug Mills The New York Times
弗兰克·布鲁尼
2017年10月11日


除了唐纳德·特朗普,没人会邀请雷克斯·蒂勒森(Rex Tillerson)参加毕业舞会。也没人会给杰夫·塞申斯(Jeff Sessions)戴上胸花,没人会用有专职司机的豪华轿车去接史蒂文·努钦(Steven Mnuchin),或者给贝茜·德沃斯(Betsy DeVos)一盒歌帝梵(Godiva)巧克力。

一位更传统、更负责、更令人敬佩的总统不会考虑他们,因为他会有很多更优秀的可选对象。从某种程度上讲,他们知道这一点。特朗普当然也知道。他正是借此对他们拥有支配权,这是他内阁核心的一个致命弱点。他给了他们一个参与机会——他们通过其他任何方式都不可能得到的机会。作为回报,他要求获得病态的感激,以及不体面的遵从。

每届政府都有失职者和不称职者。但据我观察,没有哪届政府像特朗普政府这样带着可鄙的奴性。我们在这个周末就看到这种风气:巴结奉承的仆人,也就是我们的副总统,花着纳税人的钱,乘飞机回到自己的故乡印第安纳州,观看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队和旧金山49人队之间的一场比赛。

迈克·彭斯(Mike Pence)只是假装自己有看球的心情。实际上,他到那里是为了进行一场廉价的政治表演。奏国歌时,一些球员如预期的那样单膝跪地,彭斯按照计划表现出愤怒,冲出体育馆,给自己的上司长脸。随后,特朗普发推称,彭斯是在遵从自己的命令。

彭斯有一个漫长而严肃的从政履历,但是会有其他哪位共和党总统考虑让他担任第二号人物吗?我觉得不会。我觉得其他共和党总统也不会选择里克·佩里(Rick Perry)担任能源部长,不会选择本·卡森(Ben Carson)担任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,不会让其他一大群不合格的人担任(或曾担任)内阁成员。
肖恩·斯派塞(Sean Spicer)?安东尼·斯卡拉穆奇(Anthony Scaramucci)?他们之前都不算未受重用的明星人物。他们都是渴望冒险的机会主义者,他们很可能从来没想过能有这样的机会。

和他的前任们不同,特朗普没有很多选择余地。有些大有前途的人完全不想靠近这个极端自我、没有原则的人,还有些人早就出局了,因为他们曾公开对特朗普表示质疑。

他召集的不是一个全明星团队。除了几个引人注目的例外,他的麾下全是乌合之众。今年,通过他的表率和反复无常的行为,他系统性地削弱了自己聘用的那些人。如果说他们在进入本届政府时还曾有过骄傲和荣耀,那么在他们离开时,哪怕还剩一丝丝就已经算是幸运的了。

最有效的领导者激发身边人最好的一面。特朗普则是激发他们最糟糕的一面。被撤职的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部长汤姆·普赖斯(Tom Price)一开始就不太光彩,但如果不是因为特朗普,他会表现得如此趾高气扬、盛气凌人吗——比如他那些昂贵包机上的豪华座位?特朗普的统治一直带着从经济上自我加大品牌宣传的意味,他的家族正在挥霍特勤局(Secret Service)的预算。

如果不是因为特朗普,努钦会对自己滥用政府飞机的事如此无动于衷吗?根据多则报道,他向政府索要了80万美元的军事交通费,而那些交通完全可以通过商业飞行完成。交通部长赵小兰(Elaine Chao)也在毫无必要的昂贵空中交通上肆意挥霍。

如果不是因为特朗普,环境保护局(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)局长斯科特·普鲁特(Scott Pruitt)会花费近2.5万美元修建某种特殊的电话间吗?这条鱼的腐烂,是从珠光宝气的头部开始的。

这些人已经开始慢慢习惯耻辱。也许他们的特殊待遇就是镇痛药。

当特朗普在Twitter上和演说中表示,自己对任命塞申斯担任司法部长感到懊悔,暗示将来可能会撤掉他时,塞申斯显得心神不宁。特朗普公开对斯派塞在讲台上的举止甚至套装颜色表达不满,他默默忍受着。

在特朗普多次违背蒂勒森的声明,削弱他的权威时,蒂勒森将自己的尊严收了起来。对特朗普来说,这是愉快的游戏。让自己的小喽啰看起来很渺小——他的能力就这么大。

努钦同意担任特朗普的财政部长,就等于是同意成为他的捍卫者,怂恿之下,他在与自己的部长职务没有任何关系的事务上为总统做担保。在周日早上的一个新闻节目中,他忠诚地与特朗普站到一起,反对在奏国歌时不起立的职业橄榄球运动员。在一项公开声明中,他温顺地声称没有任何理由——没有任何一丁点儿的理由——相信特朗普能容忍新纳粹。

我回想起那场臭名昭著的内阁会议,特朗普炮制出那些疯狂的证词,我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清楚地看到,他正在建立自己的“服务条款”:我趾高气扬,你低三下四,这会一直持续下去,直到我不能忍受你,或者你不能忍受屈辱。

不会一直持续下去,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。可供特朗普选择的对象会越来越不吸引人。在这群不称职的乌合之众的边缘,站着一群更令人失望的、谄媚的替代者。

翻译:王相宜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诗生活网 ( 湘ICP备10205203号 )

GMT+8, 2017-10-19 08:12 , Processed in 0.144844 second(s), 26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